主萌中土、历史、全职相关
 
 

【精灵宝钻】国祸 ( Ar-Pharazôn×Sauron)章之一 2蒙昧

国祸 


章之一


2.蒙昧


 


本章将作为独立篇章出现在黑暗阵营的同人志(本宣在此)中,余下部分将在完售后放出


 


 


阿尔—法拉松自广场来到阿尔米涅尔塔马山山顶。这他并不是他第一次来到这里。那个时候,努曼诺尔在位国君还是塔尔-帕兰提尔,而他年纪尚轻,不过是第三顺位继承人。他的前面还有他的堂姐迷瑞尔,他的父亲基密卡德。塔尔-帕兰提尔可说是近几任国君中的异类,他与精灵友善,又热衷于祭祀一如。阿尔—法拉松他就是在这此期间作为王室的一员参与祭祀,来到这山上的。但是现在,塔尔-帕兰提尔已躺在陵寝之中,他的父亲也早已撒手人寰,而他的堂姐,已经成了他的王后,唯有他,才是努曼诺尔的国君,并可以以这个身份在今天祭祀一如·伊露维塔。


 


阿尔—法拉松站在高高的山顶之上,极目远眺,依稀看到原处不死之地银白色的光辉。 回目俯瞰,那是他的国,如此广阔繁盛,而他的脚下,这高耸的山峰之下,则是努曼诺尔诸王的陵寝。那里沉眠着他的伯父,他的祖父,乃至这片土地的最初之王埃尔洛斯·塔尔—米亚图尔。阿尔—法拉松看到这一切,想到现在的他确年富力强,但是在许久的将来,他也会成为这其中的一员。那时候,他的子孙会使这繁华凋蔽么?如果一切终究会失去,他的所有努力又有什么意义?为什么首生子们,那些精灵,乖顺的甚至反叛的,都可以永生,而身为人类,却要忍受死亡的残酷?难道他们不是一如的子女么,难道他们为这世界不曾竭心尽力么?第一次,如同他的伯父一般,他向这世间独一之神一如·伊露维塔献上他的敬意,他高声祈求,将身为凡人的疑惑诉之于口,等待着一道神谕乃至一条启示。他认为他的功绩前所罕有,理应获此殊荣。


 


他久久站立,风将他厚重的王袍吹起,却没有任何声音回答他。日影渐渐隐没在地面之下,他最终返身离开封顶,步入黑暗之中。


 


他自回米涅尔塔马山回到王宫,已是烛火通明,王宫中即将举行的宴会正在等待他的主持。介于他的心情并不怎么好,没有停留多久,就离开了宴会厅,回到他的寝宫。


 


侍从们侍立在那里,等候他的命令。他原本并不打算留下任何一人,而是让他们尽早撤走,直到他在其中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人。


 


“索伦。为什么你会在这里?”阿尔—法拉松留下了他,决定让不快的今夜多些趣味。


 


“我既已效忠陛下,理应为您效劳。适才一位您的侍者不幸受了些伤,不能为您侍奉,我恰巧在旁,便忝居其职,为您掌灯。”索伦行了一礼,对他说。


 


“你适应的快。看来你作为一名奴仆,比一位领主更适合。”


 


“陛下,其实对于我而言,原本就是侍奉远比独自做主的时间多些。”


 


“哦,那你之前侍奉的是谁?”国王对这有意透漏出来的信息表示出了兴趣。他早年在中土停留的时候,曾经知晓这些秘闻的蛛丝马迹。


 


“我的那位主人,虽然身不在此世,但是他的意志却无所不在。他曾经教会我许多东西,我也由衷地感谢他,因为这些知识连同我所掌握所有技艺,都将能够为您更好的执行您的旨意——如果,您允许的话。”他更深的弯下了腰,和那些在王宫中效命终生的仆从做的一样恭谨。


 


“你倒是会说些漂亮话。那么现在,如果我的命令是要你死呢?”阿尔—法拉松走上前,用手扼住索伦的脖子——并没有用真正的力气,只要他用力,他感到,就能捏碎这脆弱脖颈。虽然索伦的身形比他稍高,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动作。


 


 “您当然可以将我处死,这是您的权力,只是……”索伦并没有表现出多少紧张,他轻轻抬起适才低垂的双眼,显露出一副恳切之态。




————————————————————


余下内容将收入黑暗阵营同人合志中~~

20 Apr 2015
 
评论(4)
 
热度(16)
© 非如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