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萌中土、历史、全职相关
 
 

【精灵宝钻】国祸 ( Ar-Pharazôn×Sauron)章之一 1.凯旋

国祸




备注:努曼诺尔沦亡史背景,预计会有四个大章,若干小章


 


章之一 





  1. 凯旋


 


今日,努曼诺尔举国欢庆,因为他们的王,努曼诺尔第二十五代君王,黄金之王阿尔—法拉松完成了数百年来诸王的夙愿,击败了魔多之主索伦,驱散了中土的暗影,并将他俘虏,带回这片赠礼之地。


如果踏上这片土地就会发现,从罗曼纳港直到王都阿美尼罗斯的道路,几乎要被鲜花铺满,这是人们为庆祝勇士们胜利归来抛洒而致。人们从各地赶往王都,因为国王的队伍已经行进到此,并要举行盛大的凯旋仪式。


这是阿尔—法拉松下令进行的。他认为努曼诺尔在他治下,财富与实力都得到了显著增长,况且此次亲征中土,大军甫一登陆,索伦就拜服在努曼诺尔的威名之下,军队没有丝毫损失却战果昭彰,理当举行庆祝。众臣也同意了这一决定,即使是那些最为明智之人,他们认为国家经历了多年争端,正需要一场盛事来一扫沉疴,为那些不快划上句号。目前忠贞派的首领安督奈伊亲王阿门迪尔正是陛下密友,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共同经历过众多风雨,在阿尔—法拉松以非常手段获取王位,饱受非议与质疑的那几年,他也曾坚定的站在他的一边,给予他最有力的支持。国王信任他,他们的合作也向来很顺畅,这正是国家强盛的先兆。


 


凯旋仪式进行着,丰厚的战利品使整个队伍显得浩浩荡荡,人们看到一车车武器、铠甲、金银和许多他们所不曾见过的东西从他们眼前经过,他们雀跃着、赞颂着、庆祝着,整个王都的气氛达到了顶点。


然而忽然间,所有声音突然消失了,气氛紧张得仿佛连空气也凝滞起来。因为随后到来的景象唤起他们心中最深刻的恐惧——初次在他们面前露面的索伦,穿着阴沉可怖的魔君甲胄,显得身形高大,无可匹敌,对比之下,日光都显得如此黯淡,无法在此时以它的力量驱散的众人心中盘踞的寒意。他的身后则放置着巨大的钉头锤,钉头锤通体乌黑,在阳光之下泛出阴暗的红。那是不知沾染了多少生灵的血液,方能形成的颜色。人们为这降临的阴影而感到惧怕,直到他伸出手,显现出缠绕在他的手上的厚重锁链,一名侍从将锁链的一端交到法拉松的手上。“国王陛下万岁!努曼诺尔万岁!”人们高声欢呼,为他们的国王能够征服如此强大的敌人而兴奋不已。而此时阿尔—法拉松也终于在众人面前现身,他头戴象征努曼诺尔王室血脉已传承3200余年的王冠,身穿蓝色丝绒底面上绣有金丝与银线织就的王室纹章的王袍,一手执铁链,一手执缰,站在由四匹一样雪白一样矫健的骏马所拉的金色战车之上,在他的臣民崇敬的目光中前进。日光照射之下,他整个人都闪耀着辉光,映衬得他尊贵高傲正如传说中的神祇一般,不负黄金之王名号。


阿尔—法拉松的身后是他的军队,一俟他们出现在臣民面前,就掀起了又一轮狂热。花瓣如雨,洒落在队伍的每一名成员的身上。索伦也身处其中,他的全身都笼罩在盔甲之下,花瓣掉落在地上,被他的铁靴践踏而过。


 


行进的终点是王都的王家广场,人潮在这里形成一个中空的圆,圆的中心是早已筑好的高台——国王将在这里处置他的俘虏。整个王都像是被施了静默的咒语,所有围观的人都闭上了口,注视着这座高台。阿尔—法拉松率先来到顶端,两名侍卫一左一右押送着索伦走上来,面对他站在稍低一点的地方。看到他们如此动作,人群有了稍许的骚动,一些人在小声的交谈:


“他们会处死这个俘虏吗?”


“没有竖起绞架,应当不会是绞刑。”


“那会是从这高台上推下去摔死么?”


“这座台子又显得有些不够高。”


“那会是斩首么?”


“哦,没准儿。”


“我想是的,你看,陛下抽出了剑。”


 


阿尔—法拉松从腰间抽出了剑。


两名侍卫也解开了索伦的锁链,也卸去了他的盔甲。头盔、肩甲、胸甲、手甲、腿甲,以及皮质的衬里——如同牡蛎被剥去外壳,露出其中的柔软的内里,极具威慑的魔君铠甲被骤然剥离,显露出索伦此时这副样貌:他身姿修长,银色微微卷曲的发丝收拢在背后,金黄的双眸中隐着暗红,如同燃烧的火焰——俊美高贵如彼,众人完全无法想象这会是一个魔君的形貌。


两名侍卫将他的手在背后用绳索再度捆了起来。左边的侍卫说:“向国王陛下致敬!”阿尔—法拉松举起了剑,剑脊顺着索伦的脸颊,划过他的脖颈,而后压在他的肩上,开口对他说:“向我下跪。”索伦照做了。之后,右边的侍卫说:“对国王陛下效忠!”阿尔—法拉松从他肩上将剑抬起,而后用剑贴着他的下颌,迫使他扬起头来,剑尖又恰好对准他的咽喉。这一次,法拉松盯视着那双金色的眼睛,命令他:“亲吻我的靴子!”


阿尔—法拉松在羞辱他,也在试探他。索伦明白他这举动的含义。


他会接受这一切么?


是的,他会。


他,埃努中的一员,一名迈雅,在众目睽睽之下跪下,对一个凡人。一把剑抵着他的咽喉,他将要做出更加屈辱的举动。他曾经遇到过类似的情形,甚至比这更加不堪——被威胁丧失形体,只能以赤裸之本体面对他主人的鄙视,而与之相比现在这些显得几乎是微不足道的了——他对这个威胁毫不畏惧,阿尔—法拉松曾在受降之时许诺,将不会损害他的性命,况且即便在这躯体上留下致命的伤痕,他也不会死亡。但他依然会按照阿尔—法拉松的要求去做,因为这是他的计划中无可摘除的一笔,这是他的所选,也会走向他所书写的结局。于是,索伦避过剑锋,慢慢躬下身,用他那颜色浅淡的唇亲吻了阿尔—法拉松踏在地上的靴子,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之下。




ps:


本章中的仪式略微参考了古罗马的凯旋仪式

25 Mar 2015
 
评论(14)
 
热度(43)
© 非如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