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萌中土、历史、全职相关
 
 

精灵宝钻同人 阿尔-法拉松X索伦 沉沦

沉沦

文:非如是说(me) 

“索伦在哪里?”努门诺尔的国王阿尔-法拉松问他的侍从。

“陛下,索伦大人在神庙里。”侍从回答道。

法拉松从王座上站起,大步前往阿美尼罗斯中央山丘上的神庙。虽然他已日益老朽,但是今天的决定仿佛又唤醒了他的青春,让他的往日沉重的躯体也变得轻快起来。

黑暗神庙里,有人用法术使祭品承受着痛苦与折磨,有人用锋利的刀刃刺穿自己的血肉,有人将俘虏用长矛从下而上穿插起来奉献,以如此种种方式,为他们的神献祭。因着索伦曾说,他们所信仰的能够为他们带来自由与权势的主宰,喜爱着血与火。而如今,说这话的索伦身处神庙中央,站在火焰祭坛旁,丝毫不顾及自己的衣袍下摆与脚面沾满了血,专注地看着焚烧祭品所产生的浓烟,升上巨大圆顶,从当中的孔洞中穿过,直达苍穹。纵使他的主人已身处空虚之境,也定然能够感受到由他所引导的这份意志。他一直维持着那样的姿态,直到法拉松来到。

“看来您已下定决心。”索伦走到由于爬了过长的石阶而显得十分疲惫的法拉松身旁,扶住了他。

“正是如此。”法拉松借着那双手的力量坐了下来,前往不死之地的决心更加坚定。

“从我说出这个建议开始,我就知道,英明如您,必将认同我所说的一切。既然维拉为努门诺尔人降下诅咒,生怕你们获得不死的寿命后将会强大的超出他们的预料,从而替代他们行使统治世界的权力,而现在有了这样的实力,为何不自己争取原本属于你们的永生?”索伦一手按在椅背上,在法拉松的耳边以一种低沉的语调说道,带着极致的诱惑。

简直令人无法抗拒。

法拉松抬起头,便能看到极近之处那张毫无瑕疵的面容。透过那双金色的瞳孔,他仿佛看到了深处燃烧的火焰。他会想到当初,他正值盛年,率军自海上征伐索伦。彼时军容赫赫,旌旗连天,荣耀之至。索伦当时也却颇识时务,听说努门诺尔大军抵达中州没多久,就亲自带着仆从投降。那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他站在那里,背后是努门诺尔的千军万马,在中州暴名远播的索伦此时只着一单薄长袍,手无寸铁,自巴拉督的方向徒步缓缓走来,看起来很是顺从无害。当时他完全没想到肆虐中州的魔君会是如此模样:银色长发披在黑色的长袍之上,金色双眸熠熠生辉,其容颜之美,远非凡俗可比。索伦行至阵前,身后的仆从为他献上锁链。他以臣下之礼相对,说道“听说努门诺尔的黄金之王阿尔-法拉松远道而来,无以相赠,惟愿以区区之身,效忠陛下麾下。”索伦如此识趣,他当然欣然允诺,令其发誓效忠,并将他带回努门诺尔。

时过境迁,他已不复青春年少,而索伦容颜身姿一如往昔。他何曾不嫉妒,凭什么唯有维拉、迈雅和精灵能够永生不死,又怨恨为何他的祖先选择成为这寿命终有尽时的人类!他感到自己越来越衰弱,甚至已经没多少年可活了,不如就此一搏,维拉的力量又怎样?倘若真的能够获得不死之身,重获青春,什么代价都是值得的。

“这次你是否与我同去?”法拉松抬起堕落迈雅的下颌问道?

“努门诺尔最伟大的王啊,相信我,与您同去对您并无丝毫益处,反倒是留在这里好处更大些——我将向大能的黑暗主宰祈祷,他必能感受到我们的诉求,为您降下庇佑。有了这份力量,凭借您无坚不摧的舰队与强盛的武力,维林诺必将拜服。”索伦握住他的手回答,态度看似十分真诚。

“既然如此,你便留在这里,等我回来。”法拉松站起身,“待一切准备完毕,我将率军出发。”

“好,我在这里预祝您凯旋归来。”索伦看着法拉松,目光充满鼓励,法拉松转身离去,并未看到其中流露出的一丝嘲讽。

 

几日后。

“出发!”阿尔-法拉松在行往维林诺的巨船奥卡龙达斯上他的宝座前,高高举起宝剑命令到。

巨锚抬起,舰队队缓缓驶离努门诺尔,永不复还。

“永别了,努门诺尔人。”索伦目送着舰队远去,嘴角弯起恶毒的弧度。

End.

17 Nov 2014
 
评论(14)
 
热度(19)
© 非如是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