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萌中土、历史、全职相关
 
 

精灵宝钻同人 Eönwë/Sauron失败的忏悔(05年旧文)

失败的忏悔(05年旧文)

文:非如是说

翻过去的邮件翻出来05年写的一篇只写了一章的长篇的唯一一章。CP就不说了,反正这章也没出现~有些翻译和现在不太一样,第一章的cp似乎是Eönwë/Sauron,就是脑补怎么跑回中州的啦


失败的忏悔

   鲜红的,粘稠的液体在审判之环雪白光洁的地面上扩散,侵蚀;断足,如砾石,在凄厉的色泽中被弃置。巨大的身形蜷缩成一团,王冠铸成的铁项圈紧紧的把头和膝禁锢在一起,铁链安盖诺尔像条巨蟒,重重缠绕全身。

   浮现出的景象挥之不去,无论在维利诺、中洲,或行或坐或卧,都是一个无法磨灭的烙痕。

   没有告别的话语,没有可供回味的动作,甚至没有——一个眼神。审判大厅那么遥远,尽管是目光所及,却被阻止着无法上前,只有看着,远远的看着。

海潮席卷而至,乌尔牟又开始以海浪歌唱,歌唱维利诺的荣光,歌唱福缘之地的丰饶,召唤尚在中洲的精灵们的前往。忠诚的欧希把它传遍中洲每处海岸,即便是这廖无人烟的极北之地。索伦想起之前的会面,欧希对他说:“我可以理解你,因为我也曾被他吸引,若非乌妮,或许我也要面对与你相同的处境……如果我失去乌妮,我将无法想象我的未来。如今我听从我主召唤精灵,虽然我希望我的海岸有精灵们的歌声,但我更希望维利诺之光照亮他们的面庞。一如已将中洲许与人类,这里将会改变,变得不再适合他们居住——他们太接近神灵,太需要光。”

远处暗色的天空中隐约现出淡淡黑点,是曼威的鹰,远远地停在了突兀的礁石上,只一片刻,又迅速离去,它看见他了。离开,现在?不,索伦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他厌倦了逃离。于是什么也没有做,任海风拂过他的脸庞,卷起精美织物的衣角。这见衣袍,还是从前为薇瑞打造项链的酬劳,多久了,一万年,两万年?或许久到尚未诞生这个世界?那个时候,他拥有很多朋友,拥有迈雅中最高的尊荣,拥有……那个时候,已经太久了。怀念吗,但是到了怀念的时候,证明确实是失去了。当初选择追随他的主人时,抛弃了很多,可是现在,则失去了全部,因这那对他而言的唯一已被永囚。

极北之地的日白惨惨的,徘徊在天的边际,像是不知要升起,还是落下,灰蒙蒙的幕也犹豫着,不知要何时收起,就只好挂在那里。寒气愈加凝重,连风也冷了。海的浪缓作波又缓作起伏的纹,纹晃晃悠悠贴近海岸,又忽的狂躁起来,伊昂威来了。曼威的传令官,如履平地般,自海面上走过,径直来到那尊在等待中沉默的雕像面前。

“我的朋友啊,我们在等你归来。”伊昂威做出邀请,“维利诺的大门再次向你敞开。”

“审判……”索伦的声音渺远的似乎梦呓,一些东西又浮现了上来——血。

意外的的发现,对方黄金般的眼眸极为少有的,蒙上了灰尘。传令官安慰似的,捧起那冰冷却依然绝美的面颊,“我相信,维拉会宽恕你的罪行。元凶已被惩戒,你不过只是一个追随者。悲伤的妮娜会为你洒泪,仁慈的奥力会为你求情,公正的曼督斯,会无误的抛出他的判决。”

血,他们的,自己的,他的……“有些事情,你并不了解。”触动看来也将索伦的眸色染成浓浓的血红。

伊昂威感受到了对方意识的传递,并没有拒绝,随即与他共同分享了视界。

很快的,传令官陷入黑暗,四周充斥着浓烈的泥土味和腥气,火盆中的焰跃动着,面前渐渐亮了起来,凹凸不平的石壁所映出的阴影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狰狞。阴影吞噬着一个发出微弱光亮的人形生物,正待要看清楚时,蓦的一股红色液柱喷射出来,又模糊了视野,略微的一思考,头竟起了眩晕。紧接着意识被带到另一个领域,满月照得周遭裹尸布般苍白,远方黑魈魈得树箕张着枯瘦的枝爪,如鬼魅挺立,及腰的荒草被践踏的凌乱。他感到脖颈处有一道撕裂的口,从里面一顿一顿的,有湿湿滑滑的液体涌出,流了满身、满地,落得曲曲折折赤色的印痕。他不知道抓住了什么,但是尖利的牙刺过皮肤后流入唇间的带点铁锈味的液体让他觉得温暖、舒适,却更加的饥渴,如同沙漠里的旅人饮到被阳光晒得温暖的水。再抬起头,失去气息的躯体四处散落着,就像——坟场。然后整个身体摇晃起来,掉入灼目的光里,一切是那么明亮,映得脚下的一片红也发射出像是光明来……

“真残忍……”伊昂威发觉不知何时他的手边多了被捏碎的石屑。

“Gorthaur,the Cruel。”索伦闭上眼睛,半个身子沉进暗影。

“你的心需要被点亮……”传令官的语气里多了动摇,确仍感非说不可。

“维利诺,容纳不了阴影。”原来一直以来的幻影结束的如此干净利落,甚至连他自己也要怀疑,真的有过等待吗?

   堕落的迈雅决然转身,优美的纯白长袍挣扎似的从他的身上逃离。索伦,全身包裹着异色的烟与火,消失在厚重的有些窒息的雾霭中。 


17 Nov 2014
 
评论
 
热度(13)
© 非如是说 | Powered by LOFTER